当前位置:顶点小说 > 龙王的傲娇日常 > 第三百九十七章、房间不够!

第三百九十七章、房间不够!


在时间之神的操纵下,沉沦之海里面的时间以三倍速度向前飞驰。

等到敖夜和敖心再一拳轰出,金sè巨龙带着龙神和月神的加持之力向下冲刺,在三倍的速度上再给他加个油提个速.......

沉沦之海沦陷的速度就更快了!

正如敖夜所猜测的那般,三倍的速度是时间之神可以掌控的。但是,当时间超过了三倍,达到了五倍十倍......

即使是时间之神也慌张起来。

沉沦之海震颤不休,摇晃不止,就像是内部出现一场强烈地震一般。

咔嚓咔嚓!

沉沦之海里面传来物体破裂的声音。

破裂的是沉沦之海的本体!

时间紊乱,万物规则被打破。

种子刚刚生出新芽,立即就开出鲜艳的花朵。

母鸡刚刚下了颗鸡蛋,蛋壳却被敲破了,一只小鸡从里面跳出来,转眼间就飞到了院子里的树杈。

冬雪覆盖的琉璃世界,瞬间又万物复苏春暖花开........

刚刚出生的孩子,光着屁股从摇篮里爬起来向外跑.....

时间秩序被破坏,四季更替天道伦常也随之破坏。

“住手!”

“快住手!”

时间之神怒声喝道。

敖夜和敖心的身体也在沉沦之海里起起浮浮,动荡不休。

他仰起脸来,仿佛能够看到那个倨傲的老头子,出声说道:“放了敖牧.......”

“休想。”老头子怒声喝道:“我说过,这是违背时间法则的行为。我不能违背,你们也同样不能违背,会受到天遣.......”

“天遣?如果有这种东西的话,那就让你一人承担吧。”敖夜单手握拳,拳头上面再一次出现一头雄风凛凛的金sè巨龙。“我再说一次,放了敖牧,或者让我毁了这沉沦之神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沉沦之海掌控着万物秩序.......你毁了沉沦之海,世间秩序就会因此紊乱失调,冬虫夏鸣,春花秋开,万物失常.......你不仅仅是毁了我,也会毁了你自己,毁了芸芸众生大千世界。”

“我宁愿永坠沉沦之海都要救出敖牧,你以为我会在意这些?”敖夜冷笑出声,说道:“我再说最后一次,放出敖牧,或者......让我毁了这沉沦之神。如果深沉之海毁灭,你这时间之神......也就不存在了吧?”

光脚的不怕穿鞋的!

如果大家都穿着鞋子的话,那就看谁的鞋子更加名贵了。

敖夜刚刚列位龙神,而这个老头子成神都不知道多少年了。

再说,沉沦之海是他守护的地盘,时间法则也由他来掌管。如果当真被人损毁,最难以接受的当然是他这个直接的管理者。

敖夜能损失些什么?

所以,敖夜相信这个老家伙不敢和自己僵持下去。

“疯子!疯子!你这个无知狂妄的家伙,竟然敢威胁时间之神.......”

“看来我们没办法达成交易了。”敖夜说话的时候,就要一拳轰出。

“我答应了!”老头子急声说道。

他妥协了!

看到敖夜当真要一拳轰出,那股子狠辣决绝的味道,简直让人心惊不已。

倘若当真再让他轰出去这一拳,就算沉沦之海没有彻底塌陷,怕是也要陷入半瘫痪状态。他想要修复,需要多久的时间?需要多少的神力?

是十亿年前?或者更早的时候?

沉沦之海瘫痪,时间陷入停滞状态。也就是后世人们所说的「混沌」状态。

后来一个大力神一斧子把混沌劈开,时间这才缓缓流淌起来。

人们把从那一斧子开启的新纪元叫做「混沌初开」。

敖夜收回了拳头。

其实这一拳已经是虚张声势,因为刚才那一拳就已经耗尽了他的神力。虽然神明的本源之力可以循环往复,但是恢复起来需要时间。

不然的话,神怎么会力竭而死呢?

当然,这样的事情极其稀少而已。

神明陨落,这是亿万年难得一见的事情。

就像是普通人眼里的「神迹」。

看到敖夜收回了拳头,老头子明显松了口气。

就怕这种一言不合就掀桌子的愣头青,一点儿也不爱惜羽毛和自己的神格。

老人那威严宏大的声音再一次响彻整个沉沦之海:“从此刻始,时间流速恢复正常。”

嗖!

沉沦之海瞬间恢复了平静。

这便是神明之威。

沉默!

死一般的沉默!

敖夜等了一会儿,没有等到老头子的声音,不由得有些心慌。

敖夜出声喊道:“老头子,你不会想就这么躲起来不说话了吧?你答应我的事情可要说到做到。”

“神明之诺,岂会出尔反尔?”老头子显然很生气,怒声呵斥:“你竟然怀疑我的神格?”

“大家又不熟,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敖夜出声说道。“再说,毁诺的神明多了,多你一个也正常。”

“........”

“既然让我相信你的神格,那就赶紧兑现承诺吧。”敖夜催促说道。这个老头子反复无常,还是赶紧带着敖夜离开这里才好。

毕竟,这里是老头子的地盘,万一他再起了什么歹毒的心思......

“真是不甘心呐。”老头子气愤说道。“奸诈小子,你利用了我的法则之力。你能够动摇我沉沦之海的根基,是因为我帮了你.......”

“不错。”敖夜倒是没有否认,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擅用法则之力将沉沦之海的时间流速增加了三倍,仅仅凭借我们俩......怕是还没办法动摇沉沦之海的根基。所以,是你开了一个好头,而我们借力打力。”

“这个小姑娘.......她身上为何有月神之力?”老头子突然间非常八卦的问道。

敖夜犹豫了一下,坦诚说道:“因为一场大战,她肉体毁灭,只有一缕残魂留存下来。我为她重塑肉身的时候,突然间引来了月神的祝福.......刚才我们俩被你拉扯进沉沦之海的时候,月神的眼泪也在第一时间保护了她.......”

老人轻轻叹息,说道:“倒是天选之子.......”

“你明白这是什么原因吗?”敖夜出声说道。不懂就问,他之所以愿意在这个老头子面前自爆家事,也是想从他这里听到一个答案。

毕竟,他活那么久,见多识广,或许能够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“天机不可泄漏。机缘到了,你们就自然明白了。也罢,我没必要和三位神明过不去,这个敖牧就交还给你们吧。”

老人说完,沉沦之海光影闪耀,时间流速仿佛又加快了无数倍。

沉沦之海变成了数字流幕墙一般。

轰!

万千光华爆炸开来。

等到敖夜和敖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们已经置身在了死海之上。他和敖心分别悬浮在进入领域之前的位置。

“啊,敖夜哥哥!”

敖淼淼看到突然间出现的敖夜,第一时间扑了过来。

她抱着敖夜的胳膊,关切的问道:“敖夜哥哥,你没事吧?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?你和敖心姐姐突然间消失,把我们都吓死了......”

“我没事。”敖夜抚摸敖淼淼的脑袋,出声说道。

敖淼淼瞥了敖心一眼,把敖夜的手给拍开,娇嗔说道:“敖夜哥哥,人家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“哦,习惯了。”敖夜出声说道。

敖炎敖屠和达叔也冲了过来,达叔关切的问道:“敖夜,你们俩没事吧?敖牧呢?有没有见到他?”

“没有见到敖牧。”敖夜出声说道:“见到了沉沦之海的主人。”

“啊?他是谁啊?他答应放敖牧出来了吗?”敖淼淼急声问道。

“他是时间之神.......他自己这么说的。”敖夜出声说道:“不过,他已经答应我把敖牧放出来。”

“人呢?”敖屠环顾四周,出声说道:“怎么没有看到敖牧的身影?”

敖夜也是眉头紧皱,这个老头子不会说话不算数吧?

他先把自己和敖心甩出来,然后就消失不见。等到他们再想进入沉沦之海......怕是会受到他的重重阻碍。

那样的话,敖牧不是永远都救不回来了吧?

这样的品格,还有什么资格成为神明?

不要脸!

敖心站在旁边看到敖夜被众人环绕,有些羡慕。

这就是家的感觉吧?

有家人陪伴的感觉真好。

于是,她也飞到敖夜身边把他环绕起来。

敖心来到地球之后学会了一个浅显直白但是很有用的道理:打不过的就加入!

正在这时,天空之上出现一道绿光。

众龙抬起头来看过去,只见绿光散尽,敖牧缓缓的走了出来。

“对不起,让大家久等了。”敖牧轻笑出声,温润如玉。

“敖牧!”

众龙扑了过去。

--------

观海台。九号别墅。

观海台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,龙族小队全员到齐,敖心作为新加入的家庭成员自然也到场了,「智障少年团」核心成员许守旧许新颜菜根一个不落,姬桐也渐渐有向他们靠拢的趋势。

敖夜还特意到学校把鱼家栋鱼闲棋父女俩给接了过来,接鱼闲棋的时候,金伊这个拖油瓶正在鱼闲棋办公室干耗着呢,于是也只能一起带来了。

影视明星不是都很忙的吗?为什么金伊总是那么闲?

敖夜觉得自己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和敖屠好好沟通一下.......

达叔亲自下厨,当然,一直以来也都是他「亲自」下厨。

除了他之外,其它人做菜都很是将就,只不过是「熟」与「不熟」的区别。

达叔做了满满一桌子菜,脸盆大的蓝血帝王蟹足足蒸了五只,恨不得一人抱一只啃。其它的什么银枪鱼、金鱼刺身、蝴蝶鲍、人面海参等都只能算是「小菜」了。

达叔还开了一瓶价值九万美金的阿尔芒·德·布里格纳克2011大香槟,这是他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酒。

不是因为价格,达叔买东西从来不在意价格。

他在意的是稀缺,喝完就没有了。

达叔举起酒杯,出声说道:“按照人类的说法,喜庆的日子应该开香槟。今天是开心的一天,我们每个人都要不醉不归.......”

“达叔,我们都住在观海台,醉了还能到哪儿去?”菜根很是欠揍的说道。

“达叔,为什么要说「按照人类的说法」,难道你们不是人吗?”许新颜也及时补刀。

“我们当然是。”达叔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们不是人,还能是什么?”

“就是嘛。那句话说的就跟你们是其它种族似的.......”许新颜说道。

“不管是什么种族。”达叔提起酒杯,说道:“为阖家团圆干杯。”

“干杯。”

所有人都站了起来,大家手里的玻璃杯碰撞在一起,然后把杯子里面的香槟一饮而尽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金伊喝完香槟之后,眼神疑惑的在众人脸上扫来扫去的,说道:“看到你们每个人都很开心的样子。有人买彩票中奖了?”

想了想,又摇头说道:“应该不是这个原因。彩票中奖大概已经很难让你们开心了......”

彩票中奖能有几个钱?

在场的这几位都是什么身家地位?

想到自己辛苦干了那么多年,都不及鱼闲棋收到的「龙王」新能源股份的万分之一.......

哦,有可能是十万分之一或者更稀少一些。

金伊就觉得人生艰难,众生皆苦......自己是最苦的那个。

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?

以前金伊是金光闪闪的大明星,鱼闲棋是一个研究所的研究员,她的收入是远远甩开鱼闲棋的。鱼闲棋除了智商比自己高,学识比自己强,其它各方面大家还是可以好好比拼一下的。

身材样貌什么的,金伊自认为条件也不差。如果条件差的话,她也没办法在娱乐圈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。

可是,鱼家栋突然间来这么一手.....她感觉自己在好闺蜜面前都抬不起头了。现在没有一样是可以和人家相提并论的了。

果然,投胎是个技术活。

鱼闲棋的资产她已经算过了,就算是按照龙王新能源现在的市值,怕是也有几十个亿。等到龙王新能源大规模的铺展开来,百亿小富婆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?

等到龙王新能源在全世界形成垄断地位,那个时候,她手里的这些股份就不仅仅是金钱所能够衡量的了。

小鱼儿都这么有钱了,那些掌控着龙王新能源的敖氏家族到底有多少钱.......她就没办法去推算了。

毕竟,她现在也是敖氏集团旗下传媒子公司的一名兢兢业业打工人。

“之前大家产生了一些误会,敖牧离家出走。现在误会解除,敖牧又回来了。”达叔笑呵呵的解释着说道。“所以我才说一家团圆嘛。还有什么事情比一家团圆和和气气的生活在一起更值得庆祝的事情?”

“啊?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金伊看向敖牧那张清秀俊朗的面孔,笑着说道:“敖医生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离家出走的人嘛.......原来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?”

“在我眼里,你们都是小孩子。”达叔笑呵呵的帮敖牧打圆场。

敖牧举起酒杯,说道:“我为自己的幼稚不成熟道歉,我来敬大家一杯......感谢你们的包容理解,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都不曾放弃过我。”

“说这些做什么?”敖夜出声说道理:“大家是一家人,用不着说感谢的话。”

“就是,罚敖牧哥哥自己喝一杯。”敖淼淼出声附和。

“这么好的酒,罚他不是便宜他了?他多喝几杯无所谓,达叔怕是要心疼坏了。”敖屠笑着说道。

“臭小子,平时就你喝我的酒最多,我什么时候心疼过了?”达叔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达叔,你这么说可就没良心了。你好好想想,到底是谁喝你的酒最多?敖淼淼可是坐在这呢,我能够和她比吗?”敖屠大叫委屈。

“你当然比不了。”达叔说道。“谁让淼淼是我的小棉袄呢?”

“就是。”敖淼淼连连点头,一脸骄傲的说道:“达叔最爱的就是我了。”

“我最爱的也是淼淼。”敖屠说道。

“你最爱的是敖牧,敖牧离家出走的时候,你都不知道抹过多少次眼泪呢。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羞不羞......”

敖屠大窘,赶紧出声阻止,说道:“敖淼淼,我们喝酒。今天晚上我要和你不醉不归........”

“来呀,谁怕谁?”敖淼淼是喝酒高手,这种事情绝不认输。

看到敖屠和敖淼淼杯到酒干就像是牛嚼牡丹一样的喝自己的好酒,达叔也不觉得心疼,只是不停的嘱咐说道:“你们俩慢点喝慢点喝......淼淼你慢点喝,让敖屠自己干杯。哪能这么欺负一个小姑娘?”

“她还小姑娘?”敖屠冷笑。

“我怎么不是小姑娘了?”敖淼淼冷哼出声,眼里带着威胁的味道。

“是是是,你是小姑娘.......”敖屠不敢得罪敖淼淼,只得低头认怂,说道:“你不是不喜欢别人说你是小姑娘吗?”

“你说的小和我说的小是同一个小吗?”敖淼淼不满的说道。“喝酒喝酒,你赶紧干了......留那么多底,养鱼呢?”

鱼闲棋朝着敖淼淼瞥了一眼,心想,她提我干什么?是不是意有所指?

这一晚觥筹交错,欢声笑语不断。

吃过饭后,达叔又干了瓶红酒,大家聚集在院子里喝酒赏月。

敖牧端着酒杯走到敖夜身边,和他一起倚靠在栏杆之上,仰脸看着天空上的那一轮明月,感叹出声,说道:“活着真好。”

“是啊。活着真好。”敖夜也是轻轻叹息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比活着本身更重要的事情了。

“其实,我已经放弃了。”敖牧说道:“我已经放弃了希望,放着出来的想法......除了你之外,没有谁能够从沉沦之海里面走出来。我想着,不要抱有希望。没有希望,就不会时刻承受失望的痛苦......毕竟,和心存希望相比,梦想破裂更加让人难以承受。”

“我听沉沦之海里面那个老头子说过,曾经有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过。当然,你是第三个.........”

敖牧愣了片刻,问道:“第一个是谁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敖夜摇头,说道:“第一个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是第二个第三个。我们从里面走出来了。”

敖牧看了远处与敖淼淼斗嘴的敖心一眼,说道:“我欠她一个人情。”

敖牧和敖夜是兄弟,是家人。所以,敖夜救他,他觉得是理所当然的。

正如身处在那种绝境之下,他仍然毫不犹豫的把黑暗之心给了敖夜帮助他成神一般......

难道他不清楚自己出不去了吗?清楚。

可是,他仍然选择那么做。

因为他知道,倘若是敖夜处在他那样的位置,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“没关系。大家是一家人。”敖夜说道。

敖牧有些为敖夜担忧,说道:“敖心是一家人,淼淼是一家人,还有鱼闲棋......她是不是一家人?”

“是。”敖夜点了点头,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。

“.......”

看到敖牧久久的沉默不语,敖夜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以为我问错了人。”敖牧说道:“有一刹那间,我以为我在和敖屠说话。”

“什么?”敖屠听到自己的名字,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问道:“你和我说什么?”

敖牧看向敖屠,说道:“谢谢。”

敖屠老脸一红,继而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你不要听敖淼淼胡说,我这种钢铁男儿怎么可能抹眼泪?更不可能为一个男人抹眼泪。我就是那几天有些着急上火,眼睛发炎了.....稍微有个风吹日晒的,眼睛就一直流眼泪,止都止不住......”

“你别解释了。”敖牧出声说道。“解释就像是在掩饰。”

“.........”

敖屠瞪大眼睛看向敖牧,说道:“你是在撩我吗?天啊,我们头木头开窍了?竟然能主动撩人了?”

敖夜懒得理会这一对油腻组合,端着酒杯走到鱼家栋身边,说道:“龙王走向正轨,你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。有时间多陪陪小鱼儿.......你以前陪伴她的时间太少了。”

鱼家栋朝着鱼闲棋那边看了一眼,一脸遗憾的说道:“以前她需要我陪伴的时候,我没有时间。那个时候没日没夜的窝在实验室,为的就是想让咱们的火种项目赶紧出成果.......有了结果,我也能够给你们一个交代,给自己一个交代。”

“熬了几十年,好不容易出成果了,龙王项目走向了正轨......可是女儿也长大了,不再需要我陪伴了。”

鱼家栋颇为幽怨的看了敖夜一眼,说道:“或许,在女儿心里,宁愿让你去陪她也不让我去烦她。”

“......”

达叔走了过来,对敖夜说道:“我算过了,如果所有人都留宿观海台的话,还缺少一个房间......和春节的时候相比,又多了一个敖心。”

作为家里的长辈,以及敖夜陛下的大管家,达叔实在是为这个家庭操碎了心。

即要关心大家吃不好,喝的好不好,还要操心晚上大家能不能睡好......

敖夜现在也是家人,总要给人家一个房间吧?

可是,观海台九号再大,房间数量也是有限的啊。

他早就说过了嘛,应该把其它几套房子也装修一下......

有备无患嘛!

“没关系。”敖心站在达叔身后,笑着说道:“我和敖夜用一个房间就好了。”

“.......”

敖心这句话一说出来,全场鸦雀无声,再也没有人想要说话了。

现场气氛降至冰点。

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七章、房间不够! 的精彩评论